關注: 手機客戶端

 

商號仿冒不正當競爭行為的司法認定

發布時間:2020-10-22 16:12:23


    即將于明年開始施行的民法典在人格權一編明文規定法人、非法人組織享有名稱權,可見名稱權屬于人格權的范疇。然而,知名度較高的名稱通常具有巨大的商業價值,故在經營中存在被仿冒侵權的法律風險。其中,商號作為企業名稱中最具顯著性的部分,又成為仿冒侵權的重災區。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規定:“經營者不得實施下列混淆行為,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二)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響的企業名稱(包括簡稱、字號等)、社會組織名稱(包括簡稱等)、姓名(包括筆名、藝名、譯名等)!逼渲,經營者是否限于同業競爭范圍、如何認定有一定影響的商號以及混淆結果的類型,是認定商號仿冒不正當競爭行為的關鍵。

    一、經營者不限于同業競爭范圍

    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并未將經營者限于同業競爭范圍,旨在打破商號仿冒糾紛案件中對商品或服務(以下簡稱商品)關聯度的依賴。對于侵權人商品與在先商號權人商品相同或近似的情形下,由于二者面向基本相同的客戶群體,認定商號仿冒較為容易。然而在非同業競爭的經營者群體中,也可能存在混淆構成商號仿冒。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第30號指導案例“小拇指”案中,法院認為:“反不正當競爭法并未限制經營者之間必須具有直接的或具體的競爭關系,也沒有要求經營者從事相同行業!笨梢,不將商號仿冒的實施主體限制在同業競爭范圍內,更有利于保護商號權人。

    二、“有一定影響”宜作寬泛理解

    “有一定影響”代表了商號的知名度和影響力范圍。通常認為,“有一定影響”的商號側重保護商號的“第二含義”,即商號注冊成立之后經過經營者的實際使用、營銷推廣、經營管理所培育的市場影響力和指向性。根據《企業名稱登記管理規定》第六條第一款的規定:“企業只準使用一個名稱,在登記主管機關轄區內不得與已登記注冊的同行業企業名稱相同或者近似!苯Y合企業名稱通常由行政區劃、商號、行業及組織形式四部分構成,商號在注冊核準通過時即代表其已經具備了固有顯著性,在登記區域內具有排他性。商號所享有的禁用權范圍也僅限于登記區域內,登記區域外他人對商號的登記和使用,原則上在先商號權人無權禁止,例外情形則是商號在登記區域外已經“有一定影響”。反不正當競爭法并非設權類法律,而是行為規制法,反不正當競爭法并未對經營者注冊及使用的商號賦予固定權利,而是對其所蘊含的權益和利益予以保護。商號權益在商號登記注冊的行政區域外,由其“第二含義”的影響力范圍決定。個案中需考察侵權人在注冊使用商號時,在先商號“第二含義”是否擴及輻射至該區域,是否為該區域相關公眾所知曉。若答案是肯定的,則商號權人應獲得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判斷商號是否具“有一定影響”,筆者認為可以參照我國知名商標和著名商標對商標知名度的具體標準予以認定。

    商號應作廣義理解。反不正當競爭法自1993年通過之后,歷經數次修訂,對商號的保護從企業名稱全稱到企業字號再到企業字號簡稱,體現了其重商號的知名度和影響力而不重符號這一變化趨勢。商號作為識別媒介,指示商品來源主體,無論表現形式是企業名稱全稱、簡稱、商號文字,只要其指示了商品來源主體且“有一定影響”,則就具有了反不正當競爭法上的法益,進而可以獲得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民法典第一千零一十七條規定:“具有一定社會知名度,被他人使用足以造成公眾混淆的筆名、藝名、網名、譯名、字號、姓名和名稱的簡稱等,參照適用姓名權和名稱權保護的有關規定!边@一新規定的精神要義亦在擴大名稱保護的范圍。因此,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定并結合民法典的立法精神,筆者認為對商號應持相對開放的態度。未來若出現其他商號表現形式,如代稱、代碼、數字、縮略語等,司法部門同樣可以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二)項中的“等”字進行擴大適用。

    三、仿冒導致的混淆類型包括直接混淆和間接混淆

    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二)項中所規定的混淆類型包括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兩種類型,學理上通常將這兩種混淆類型稱為來源混淆和關聯混淆。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所規定的混淆類型除以上兩種之外還包括認可混淆。誠然,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二)項未明確規定認可混淆,但是關聯混淆和認可混淆均屬于間接混淆,二者可能存在交叉重合的情形。因此,筆者認為,若被告行為可能使相關公眾誤認為二者間存在特許經營或許可使用等關系的,則存在間接混淆,應認定商號仿冒不正當競爭行為成立。需要注意的是,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二)項并未要求行為人需突出使用商號才能構成商號仿冒。同時,因原被告均為經登記注冊的合法商事主體,即便侵權人未突出使用爭議商號,但其存在就已經引人誤認,可能對相關公眾造成混淆時,也應當認定商號仿冒成立。

    四、“足以”引人誤認并非商號仿冒混淆的結果要件

    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二)項并未要求經營者擅自使用他人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商號產生“足以”引人誤認的結果,但是該條第(四)項的兜底條款內容為:“其他足以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的混淆行為”。第六條對混淆結果要件采取了兩種不同標準的立法例使該規定陷入了一種邏輯難以自洽的結果,同時也給司法適用帶來一定困擾。筆者認為,在處理商號仿冒糾紛時,只要權利人的商號具有一定影響,行為人未經權利人同意擅自注冊、使用該商號,可能導致相關公眾混淆和誤認的,即可認定構成商號仿冒,不應將“足以”引人誤認作為結果要件。

    王 琴(作者單位:西南政法大學)

責任編輯:張凱甲    


 

 

關閉窗口

1000炮捕鱼平台 贵州11选5开奖视频直播 宁夏11选5玩法介绍 四川金7乐走势下载 竞彩足球比分投注 dg真人是自控的吗 p3开机号云 MG水果大战游戏网站 bg真人种子网盘 甘肃11选5直选遗漏统计 云南快乐十分中奖计算 竞彩篮球大小分技巧 bg视讯总部在哪 广西快乐10分官网 足彩进球彩对阵表 七星彩开奖结果电脑版 米兜彩票官方网站-Welcome